自從良渚刻符在上世紀(60年代)出現以后,關于良渚文化刻劃符號研究就沒有停止過,截至目前已經發現和整理刻符文字608個。一些學者經過研究發現,良渚刻符文字有一些文字(五土王等文字)跟甲骨文的字形比較相像,但是有一些他們懷疑甚至比甲骨文還要早一些。難不成他們是中國漢字的起源嗎?

   上世紀六十年代,良渚文化分布地區,就發現了少量刻劃符號的器物,而九十年代之后,在瓶窯、安溪和良渚地區,圍繞良渚古城范圍的諸多中心型墓地和居址,出土了大量帶有刻劃符號的陶器。尤其在嘉興平湖的莊橋墳墓地,發現的刻劃符號數量,達到了兩百多個。據課題組研究人員、來自良渚博物院的夏勇介紹,第二階段整理工作自2012年8月開始,共收集器物534件,刻符608個。在昨天的討論會現場,展示了大量有趣的符號,有一些符號,一看,就可以辨別出來。比如類似花、鳥、龍蝦、鱷魚、毛毛蟲的形狀,記者還發現一個符號,和咬了一口的蘋果,驚人相似。有一些符號,看起來和甲骨文真的很像。1935年的時候,考古學家何天行就在良渚發現過一個黑陶盤,上面刻有十幾個符號,經過與甲骨文、金文中的符號對照、分析,發現其中7個符號在甲骨文中有同形字,3個在金文中有同形字。而在昨天展示的刻劃符號中,一個在卞家山出土的器物上的符號,就與甲骨文中的“五”,很相似。

   文字是研究人類文明起源的重要標志,有一個從單一的表意符號,向成熟的文字系統過渡的階段。甲骨文距今3000多年,是文字的成熟階段,這是如今毋庸置疑的結論,但是在它之前,還有著起源和過渡時期。那么,這些良渚文化刻劃符號,是不是比甲骨文更早的中國文字起源?南京博物院考古研究所所長、研究員林留根認為,刻劃符號對夏商周文化也產生了一定的影響,但它是不是演變為漢字系統的源頭,還很難說。實際上,在仰韶文化、大汶口文化的遺址中,也發現過刻劃符號,它比良渚文化更早,“它們與中原文明的起源更緊密,如果都與甲骨文形體聯系起來意義不大。”夏勇說。至于是誰畫下了這些符號,大部分人認為是陶工,林留根認為,不能這樣“粗暴”地概括,名字應該更加學理化。“它可能是使用者、也可能是繼承者,很復雜,不能說只是工匠,他們可能是腦體結合的高級知識分子,類似喬布斯這樣的人。”

   繁體字網編輯發現,雖然是“刻劃符號”的研究課題,但許多專家對這個名稱也有一些爭議。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副所長劉斌認為,這些符號,有一些是圖像,比如鳥、龜、獸等等。有一些是記事的,有些是表意的,不能完全用符號來概括,他建議可以稱為“良渚圖像符號”。“文字是記錄語言的工具,良渚人用符號來記錄,一旦符號成熟了,就變成了文字。”浙江大學文化遺產研究院院長曹錦炎說,符號是表達某種記號,不是文字。兩者之間,不能直接畫等號。他給記者舉了個例子,像“×”,不是文字,而是符號。比如畫了一個鳥,我們可以說是文字“鳥”,但也可以說是文字“歌唱”。曹錦炎說,這些年,良渚文化發現的符號里,有些是符號,有一些可能是文字。比如蘇州澄湖遺址出土的一個泥質黑陶貫耳壺,上面發現了4個刻符,它表達了一組意思,就可以當做是良渚人使用的文字。他認為,如今的研究者,可以去客觀描述它,比如它像某種植物,像某種動物,但“千萬別過早定論它是什么字。越下結論,錯誤概率越大,是要鬧笑話的”。

    據了解,“良渚文化刻劃符號研究”作為良渚學研究的一個重要課題,對探討良渚文化時期族群的社會組織方式、環太湖流域乃至更廣范圍內各個考古學文化的交流等有著重要意義。該課題自2011年12月啟動以來,第一階段的拍攝、拓片和文字記錄(包括器物和刻符的描述)工作已基本完成。目前共獲得良渚文化器物534件,刻符608個,其中不乏單件器物上出現多個符號的珍貴文物,這對研究良渚文化時期有無原始文字出現或者說良渚文化的刻劃符號在隨后的中國文字起源中起到了多大的作用,提供了珍貴的資料。下一階段,該課題組將對搜集到的照片、拓片及文字記錄進行全面整理、編輯和校對,并計劃于2013年初出版發表《良渚文化刻劃符號圖錄》。

    現在良渚刻符即良渚文化陶器文字或比甲骨文早可無定論,我們期待《良渚文化刻劃符號圖錄》早日面世,另外繁體字網也會第一時間整理相關的資料,一旦有這方面的資料我們會及時推薦給繁體字的網友。

原創文章如轉載,請注明:轉載自雅言 [ http://www.gu44729.com/blog/ ]
需保留本文鏈接地址:http://www.gu44729.com/blog/post/325.html